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 继续访问电脑版
  论坛   城市茶座   海外武汉人亲历:疫情发生后,我在妈妈群里不敢说话
返回城市茶座
发新帖 回复
查看: 72|回复: 0

[今日城事] 海外武汉人亲历:疫情发生后,我在妈妈群里不敢说话

[复制链接]
地区:
楼主

主题

帖子

0

积分

韶韶号

Rank: 10Rank: 10Rank: 10

积分
0
发表于 2020-2-8 11:42: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了解小羊本人最新动态

加小羊微信:aixiaoyangcc(不闲聊)







NO.1379


共同渡过 张国荣 - Summer Romance

文:艾小羊

文章配图:来自网络


今天的坏消息是,新冠疫情地图依然沉重。

截止1月30日14:50时,全国确诊7766例,疑似12167例,死亡170例,治愈124例。与前一天相比,确诊人数依然有较大辐度增加。

一方面,呼应了钟南山院士1月28日接受新华社采访时说的:疫情应该会在一周或者十天左右达到高峰。

另一方面,确诊病例增加,与医院确诊效率提高、收治病人能力提高有很大的关系。之前因为医疗短缺,一些病患没有得到及时确诊和收治,这个问题即使到今天,在武汉依然存在,正在逐步解决,但并未完全解决。

今天的好消息是,昨天傍晚,武汉第二个“小汤山”模式医院,雷神山医院全部通电,病床增至1600张。

今天,我还是想讲讲小人物,讲讲我们这些卑微的个体、平头老百姓,在这场疫情中的悲欢离合与人情冷暖。

作为自媒体,没有庞大的采访资源,在这样一场大时代的大事件中,我所能秉持的媒体人素养是:客观、冷静地坚持小角度的报道。

写文章的人,所探讨的终究是人性,而人性善恶,决定着文明的进程。

在这场疫情面前,有些原本不该发生的恐慌与歧视,非常遗憾地发生了。

我理解一部分人的恐慌,也理解另一部分人的委屈,然而这种恐慌放置于某种背景下,可能会演变为更大范围的歧视。

今天这篇文章的切入,是我采访到的两位海外的华人妈妈。从她们的口述我得知,海外的病例不多,波澜却不小。曾经,微博上流传很广的一句话是,在国外,都是中国人搞中国人。

我一直觉得这是一句调侃。

珊珊,36岁,现居美国,我们十几年前就相识了。

疫情发生后,她发了条微信给我,说在海外华人妈妈群里,“武汉两个字成了炸弹,武汉人都成了臭虫,我在群里都不敢说话了”。

珊珊是武汉人,大学本科毕业后,去美国读研、读博,与爱人一起目前供职于某研究所,她的儿子在上幼儿园,她的社交覆盖主要是华人妈妈群。

华人妈妈可能是海外对新冠肺炎最敏感的一个群体,保护孩子,担心孩子被感染是妈妈们的天职。然而珊珊的感受是,有些担心已经超出了正常范畴,变成了恐慌,并且在这种恐慌情绪的支配下,形成了一场对武汉人的无差异化攻击。

珊珊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一个做瓷砖生意的武汉人一家三口刚从武汉回来的消息在群里传得有鼻子有眼;甚至连他们一家人去了哪里都写得清清楚楚,引发了一场对武汉人的辱骂。

最终,事主站出来解释,才发现一家人近期从没回过武汉。儿子在休斯顿读大学,也没回过武汉,更没有一家三口出行这种事,“我也想有这样温馨的画面,儿子大了,一般都不跟我们逛超市。”事主无奈地说。

珊珊的父母去年6月就去美国给她带孩子。但为了不必要的猜疑与麻烦,疫情发生后,她基本不带孩子出去玩,也让父母尽量不要出门。即便如此,还是有人怀疑她家藏匿了刚从武汉来的人。

“我们几位武汉妈妈家里都没有新近从武汉来的亲戚朋友,然而其它华人妈妈还是反应很激烈,甚至报了学区,希望隔离我们这些武汉人的子女。”

今天,珊珊儿子所在幼儿园的园长,不得不给所有家长发了一封公开信。

在公开信里,园长说,因为一部分家长反应激烈,因此幼儿园建议如果家里有刚从武汉回去的亲人,孩子主动隔离14天。

“据我所知,反应激烈的都是我们华人妈妈,而这个幼儿园的华人加起来不过十几个人,武汉人不过3个,都在一个群里,大家早就说明了家里没有近期从武汉来的亲戚,但是没有人相信。”

作为一名高级知识分子,当又有一位华人妈妈问珊珊,家里到底有没有藏匿从武汉来的亲戚时,珊珊感到深深地被冒犯了。

珊珊既身处中国妈妈群里,同时也有很多美国同事。在整个事件中,最让她感到不安和不解的是,中国人对他人的不信任感。

珊珊美国同事的思维方式是,我相信你比我更懂疫情的严重,家里如果有从武汉来的亲戚,一定会做好隔离工作,所以我只关心你,不质问你。

此时,身在异国他乡的武汉人珊珊,希望自己是被信任的,不要被异样的眼光凝视。武汉人,不是病毒的制造者,更不是病毒本身,他们只是病毒最严重的受害者。

听完珊珊的讲述,我在想,也许大家缺乏的并不是对他人的信任,而是独立的人格与应变能力。那些在珊珊明确表示家里没有人近期从武汉回来后,依然要不断询问珊珊的人,或许只是想转嫁自己的恐惧,就像缺乏安全感的孩子,不停问妈妈同一个问题。

然而,毕竟他们不是孩子,应该拥有足够的理解能力与同理心。如果把自己的恐惧无端地转嫁在身边的武汉人身上,这种“巨婴”行为,也许可以理解,但绝不值得提倡。

另一位武汉姑娘王宁,现居悉尼。疫情发生后,王宁非常着急,因为她年迈的父母在武汉。

王宁每天发视频给父母。尤其武汉封城后,她担心父母没有吃的,更担心父母去超市买菜时,被感染。

王宁曾经在自己所在的华人妈妈群里分享这种焦虑的心情,很惊讶竟然没有人关注她父母的安危以及她的焦虑,大家都在问她是否会把父母接过来,以及她是否近期回过国,甚至有人建议她不要接收武汉寄来的东西,以免上面有病毒感染。

“我太惊讶了。我一直以为我所在的妈妈群,大家都受过良好的教育,是有同理心、讲科学的一群人。没想到,每个人都在关注我会不会带毒,没有人在意我的焦虑,也没有人,哪怕只是礼节性地问候一声我的父母。”

从那以后,王宁在微信群里不再说话,眼睁睁地看着大家疯传各种关于武汉的不实信息,甚至传闻武汉人喜欢吃蝙蝠刺身。

“作为一名心理学者,我理解他们的恐慌。当灾难发生,人们喜欢编排受害者的不是,其实是一种自保心理。你喜欢吃野味,所以你染病了;你穿着暴露,所以你被强奸了;你滥交朋友,所以你被杀害了。在这种对受害者的苛责背后隐藏的心理是:我没有你的这些习惯,所以我是安全的。

“人们通过挑剔受害者,以完成‘我不会被’这道心理防线。”王宁说。

真正让她不安的是,儿子在学校受到的歧视。儿子参加了橄榄球队,有同学认为他不应该再参加训练,担心他身上有Chinese Virus(中国病毒)

王宁感到自己的学识已经无法应对这种复杂的局面,于是借鉴朋友圈里转发的一张图片,告诉儿子如何回应那些同学。

“这个病毒不叫中国病毒,叫CoronaVirus,它可能发生在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埃博拉病毒,首发于刚果,没人叫它刚果病毒,疯牛病,没人叫它欧洲病毒,艾滋病最早发现在非洲,也不会有人叫它非洲病毒。

10岁的儿子听完王宁的话,说:“那为什么中国人都管这次肺炎叫“武汉肺炎”?是不是澳洲人歧视华人,华人又在歧视武汉人?”

王宁同样无法跟儿子解释什么叫双标。

“武汉人在武汉,你说加油,武汉人在你身边,你说滚开”,是双标。

“中国人可以说武汉肺炎,外国人不能说中国病毒”,是双标。

王宁只好对儿子说:“它叫CoronaVirus,中文可以简称为新冠。把它叫作中国病毒或者武汉肺炎都不对。

今早,王宁告诉我,新南威尔士州宣布,凡是过去两周内去过中国的儿童,从离开中国之日起14天内,不可返回学校或者幼儿园。

新州卫生部长特意强调:我们不想这么做,这是群众的强烈要求这件事情发生后,终于开始有华人反思是不是过度恐慌,自己人搞自己人了。

王宁发来几张截图给我,让我印象最深的是这句:海外华人在澳洲遭受的,正是很多无辜的武汉人在全国遭受的。

这个决定不仅给华人家长带来了极大的不方便,也使别有用心的反华媒体,开始使用“CHINA KIDS STAY HOME”这样的标题。

处于悲痛与灾难中的人,总是孤独的。

正如作家加缪在小说《鼠疫》中所写:

在这种极端孤单的情况下,终于没有人再指望邻居来帮助自己,各人都是心事重重地独处一隅。假如我们中间有一个人偶尔试图在人前谈上几句心里话,流露出一些情绪,那么不管对方回答些什么,其结果十之八九都反而会刺伤他的心。

然而,在这部小说里,他又说:“如果说世上还有什么东西值得永远向往而且有时还能得到,那就是人间的真情了。

彼此的理解很难,人间的真情很难,然而它们都是值得我们永远向往和追求的东西,甚至可以说是每个人所追求的情感归宿。

病毒是人类的敌人,它不分国籍、城市;人群中永远有少数自私、罪恶、不顾他人死活的人,同样不分国籍与城市。

将病毒与罪恶,冠以国籍或者城市加以谈论,是一种无知。

而加缪在《鼠疫》里还有这样一句话“人世间的罪恶几乎总是由愚昧无知造成的,没有见识的善良愿望,能与罪恶带来同样多的损害。

病毒已经在伤人,愿不要再有人伤人。

(为保护隐私,本文中珊珊与王宁为化名)

封城第6天,武汉震撼航拍:我们深爱的大武汉,请快点好起来!
我知道武汉很难,但还是请大家好好过年

《艾小羊写作训练营第十二期》招募

爱珍珠的女人,都有一颗不服输的心

为了回馈老顾客和忠粉,我们建立了“羊粉群”,大家进群即可享受专属福利价,在这里不用等4个1,每天都是抄底团购价,群内购物比普通顾客购物最高立减200元!扫描下方二维码,加小羊店长微信,进群即可抢购!

因为微信改版,你可能会错过之前的推送,查看我的完整文章列表,请戳原文链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返回城市茶座
发新帖 回复
使用 高级模式(可批量传图、插入视频等)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侵权举报:本站为免费网站,本页面所涉内容为用户发表并上传,相应的法律责任由用户自行承担;本网站仅提供存储服务;如存在侵权问题,请权利人与本网站联系删除!